9号彩票代理

心肝_长着翅膀的大灰狼【完结+番外】

   《心肝》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完结+番外】

  你不是我的心肝

  你是我的命

  第一章、她和郑翩然哪里算得上情人呢?连炮友都不如,至多各取所需,交易而已。

  郑翩然,男,IMF绝对控股总裁,G市第一大族郑家长房独子;

  三十岁,身高一米八七,体重七十五公斤,性格沉稳,长相上上上佳;

  精通四国语言,擅长高尔夫、马术、潜水等等等等,持有中美两国私人飞机驾照,无任何不良嗜好。

  为这样一个男人放弃即将修完的学位回国,顾沉沉认为相当值得。

  餐厅临水的落地窗开着,窗帘半掩,随水上传来的微风轻荡,正如她此刻的心。啜了一小口咖啡,她可爱的歪了歪头:“好像一直都是我在叽叽喳喳,是不是很吵啊?”

  镂花窗帘中漏过的阳光拂在她对面的男人肩上,五官深邃的原因,光线在那张英俊出众的脸上投下深深浅浅的影,他沉默的时候,简直如同艺术品雕塑一般。

  总听说这位在G市公子哥里风度容貌第一,今日一见,实至名归。

  郑翩然嘴角微勾。已经一副颠倒众生的妖孽相,偏那声音低低醇醇,比面相更动人:“怎么会?顾小姐幽默有趣,我正听的入神。”

  顾沉沉顿时心中小鹿乱撞,“真的呀……可我爸爸妈妈总说我话多——叫我沉沉吧,我也叫你翩然,好不好?”

  女孩子心里激动,说着便有些手舞足蹈的俏皮小动作,咖啡桌并不大,阵阵微香的风扑进郑翩然鼻端,淡雅而类似天然的味道。他不动声色的往后靠了靠,这么个平常随意的动作,由他做来竟分外优雅,更兼嘴角笑意浅浅、深深迷人,顾沉沉满面红晕,连他并未答应自己也不在意。

  先前在门口引她入座的那位管家样男子,这时走了进来,恭敬的弯腰请示郑翩然道:“少爷,辛小姐到了。”

  郑翩然脸上的表情,忽然淡了下去。

  他伸手端起面前那杯一直没碰的咖啡,面无表情的微点了点头。

  顾沉沉品着红茶,丝毫不动声色。

  她知道那个辛小姐是谁,事实上归国之后紧锣密鼓的培训里,妈妈向她交待其人,详细更甚郑翩然。

  不多时,一抹纤细身影由远及近。

  红裙是连欧洲都还未上市的最新款,人是连这春日迟迟都比不得的明媚。

  虽早听说也见过许多照片影像,但真人站到面前,顾沉沉还是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怪即便是郑翩然这样的人物,这么些年也未曾厌倦她。

  **

  辛甘今天极忙,他们这里喝的是午茶,她却还没吃午餐。

  整班厨师在后台静候,菜因此上的极快。鸡排饭的香味,随着铁板吱吱的声音爆开,特有的辛辣油味在室内弥散开来,顾沉沉坐在上风,大意吸了一口气,捂着嘴呛的满脸都红。

  “不好意思哦~”辛甘嘴里咽着饭,含含糊糊的,“你不吃辣?”

  漂亮的眼睛泛着莹莹泪光,顾沉沉礼貌而温柔的轻声答:“是的,我不太喜欢强烈的气味和味道。”

  资料显示郑翩然也很不喜欢。顾沉沉用餐巾掩了掩微扬的嘴角,趁着时机偷偷观察对面的他,果然他正一脸嫌弃的打量着那块铁板和板前的人。

  而辛甘正小口而快速的往嘴里填饭,浑然不觉。

  她埋头吃饭,顾沉沉与郑翩然继续优雅聊天。说是聊天,也只有顾沉沉一个人在说话,郑翩然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明明整个过程里他只说了两次“恩”,摇了一次头,却让顾沉沉一个人越说越高兴,丝毫未曾冷场。

  辛甘就着她的清脆声音下饭,越吃越开心,脸都快埋进那盆油汪汪的饭里。期间郑翩然瞥了她好几眼,她头都不抬,终于在还剩三分之一的时候被他拽走了餐盘。

  辛甘肿着辣红了的唇,不满的敲了敲桌子,郑翩然也不说话,只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她,一直到她泄了气,无可奈何的拖过水杯来喝。

  那样旁若无人的亲密,顾沉沉却恍若未见,只在离开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十分不小心的崴了一下脚。

  她向郑翩然那侧斜了斜,男人立刻很有风度的伸手掺了掺她。

  “小心。”他体贴的低声提醒。

  “谢谢。不好意思。”顾沉沉扶着他的手臂,低着头咬唇小声道谢。

  郑翩然笑的极其温柔。收回手打了个响指,他要来了纸笔,递给她。顾沉沉矜持一笑,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郑翩然的笑容更加动人,“不,我要你的香水名字。”

  顾沉沉小小的吃了一惊,流利的写下一串漂亮的法文。

  辛甘在旁看了眼,望着天略略心算了一番……啧,这位沉沉小姐这一崴,可真是不轻。

  果不其然,那厢顾沉沉刚上车离去,郑翩然便将身上的高级手工定制西装与那纸一同,摔向了身后的管家。

  “收购这个牌子——别让我再闻到这个味道。”

  管家陈伯未有丝毫意外的,从从容容应了声“是”。

  辛甘正感慨着病态洁癖患者伤不起,手腕一紧,已经被人拖着塞进了车里。

  **

  车里郑翩然不耐烦的扯着领带,眼看就要被他扯成死结,辛甘侧身过去替他解了下来。

  他顿时面色缓和许多。

  “这个月第几个了?”辛甘见不得他心情好,幸灾乐祸的问。

  “……第四个。”他笑起来。

  “这个看着不错。”辛甘盯着他嘴角那抹笑,“喂!你这么急叫我过来,是不是给‘宋氏’的风投有消息了?”

  郑翩然修长的指正交叠在膝上,食指一下下的弹着,良久,“没有。”

  辛甘诧异的“咦”了一声,“那你叫我来这里干什么?又是为了让我围观郑大少相亲?”

  郑翩然转过头看向她,笑了起来,反问道:“你说呢?”

  “我说——”

  车内寒气越来越重,前座的陈伯低咳了一声,辛甘拨了拨头发,“你一定不会做那么幼稚的事情!一定是风投到了是不是?”

  郑翩然面色淡淡,忽然开口命令道:“下车。”

  “喂!”辛甘抗议,“那笔钱到底什么时候到啊?!我急等资金啊喂!”

  “是吗?”郑翩然单手将她拎起丢了下去,“真可惜,眼下我一分钱也不想给你。”

  辛甘巴着车门不放,“每次都是这样!郑翩然你幼稚到家了!”

  “放手。”

  辛甘冷哼,将手里的领带从车窗里摔了进去,他长臂一伸捞起,重又摔回她脸上。

  “开车。”

  黑色宾利绝尘而去。

  **

  又辣又油的鸡排饭让辛甘一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早晨刚进办公室,被告知顾沉沉在会客室等她,原本未消的起床气,顿时轰一下涌上来。

  顾沉沉今天与她恰好都穿了淡绿色,还是同一个牌子的两款最新春装,除了长裙与套装的款式不同,连面料都是一样的。

  昨天第一眼见到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这个顾沉沉的长相身形与穿衣,都与自己极为相似。

  辛甘在心里叹了口气。

  某些人这回真的连棺材本都赌上了。

  “顾小姐找我有事吗?”辛甘示意秘书出去。

  顾沉沉径自坐下,捻了张桌上的名片,默默读了读,笑了起来,“‘宋氏’的总经理……你不是前任宋太太和外面男人生的吗?这么看来,宋家对你还不错。”

  辛甘毫不介意的一笑。

  “宋家还有个女儿,现任宋夫人嫡出的,和你一样大,脾气比你坏多了。”

  “什么意思啊?”顾沉沉歪了歪头,一派天真。

  “意思就是说,连她都能相处这么多年,你这个级别的,即便火力全开,对我也是一点儿杀伤力都没有的。”辛甘笑吟吟的,“省省吧,小姑娘。”

  确实,比起雅琪来,眼前这位的确可真算是温柔淑女。

  顾沉沉收了笑,沉吟片刻,“那我就不和你绕圈子了。”

  她此刻全然没有了昨天在郑翩然面前的无邪神色,“郑叔叔一向反对你与翩然来往,况且以你的出身,绝对是进不了郑家大门的。听着,我知道我爸爸最近在为难你们‘宋氏’,只要你答应我,离开翩然三个月的时间——只要三个月。我保证,说服我爸爸放过你们。”

  辛甘忍着笑,一本正经的“唔”了声。看她那么严肃正经的样子,实在忍不住不逗她:“可是,我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郑翩然有的是钱,他不会不管我的。”

  顾沉沉果然如她所料,被激的冷冷笑起来。

  “管你?你真可笑!如果没有郑叔叔的承诺,我爸爸会这么大张旗鼓与‘宋氏’作对吗?!翩然这次如果再帮你,就是在与郑叔叔为敌,他们叔侄相依为命,关系有多好,你不会不知道吧?凭你和他那点不清不白,还是早点清醒吧!”

  “你真是了解内情啊。”辛甘由衷赞美道,“那你一定也很清楚,你的郑叔叔一直在积极的为郑翩然相亲,你的编号可不靠前。”

  顾沉沉冷哼了一声,“你最好不要将我与那些女人相提并论。”

  辛甘绽开一个猎物入套的笑,“凭什么呢?”

  “凭你是顾家的女儿?顾家与郑家所有的资产加起来,都比不上郑翩然一成身家。”

  “还是凭你这张脸蛋?”辛甘蓦地翻起桌上一面镜子,对着她,“你以为自己长得有几分像我,是多大的优势?就算你贱骨头,心甘情愿哭着求着当替身,郑翩然可不是那看得上赝品的人。”

  镜中镜旁两张五官相似的脸,后者眉眼之间无一处不是活色生香,而前者……顾沉沉颤着手对镜抚面。

  辛甘忽然“啪”一下扣了镜子,将她吓了一大跳,涣散的眼神重又聚拢,且惊且惧。

  辛甘微微一笑。

  “你若实在犯贱,建议你学学你的父亲,乖乖蹲在郑安桐脚边汪汪——如你所说,郑家叔侄关系确实不错,横竖你伺候好了郑安桐,他能赏你的肯定比我多。”

  “回去吧,等你爬上了郑翩然的床,再来我面前吠也不迟。”

52书库推荐浏览: 长着翅膀的大灰狼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

友情链接:众彩彩票  幸运农场走势图  永利彩票  大发彩票  顺发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