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代理

哑叔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

  《哑叔》作者:冷笑对刀锋/李忘风

  (古装虐文。短篇完结)

  谨以此文祝贺LETHEMAY女士二十九岁生日快乐^_^【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

  ────────────────────

  “哑叔,哑叔,梨子!”

  狗蛋把自己摘的梨擦得干干净净,朝正在一旁磨药的男人跑去。

  那个男人其实并不老,至少看上去还年轻,顶多不过二十五六岁年纪,但对於只有五岁的狗蛋来说,他的确可以做对方的叔叔,而刚好,他是个哑巴。

  哑叔笑了笑,对狗蛋摇了摇头,他正忙著磨药。

  “哑叔,吃一口嘛。”狗蛋不依不饶地垫起脚,使劲把梨子往哑叔嘴边递去。

  狗蛋的眼睛清清亮亮的,一点杂尘也没有,哑叔看著他那张可爱的脸,轻轻地弯著嘴角笑了。

  等他张开嘴咬下了一口梨,狗蛋这才跟著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岁月总是流逝得很轻易。

  不知不觉狗蛋已经七岁了,哑叔靠自己这几年采药磨药总算攒到一笔微薄的钱,把送他去了私塾。

  到了狗蛋九岁,他那时已对自己没有名姓这一点感到尴尬委屈,回到家就扑进哑叔怀里,非让他给取个名字。

  哑叔看著哭得泪汪汪的孩子叹了口气,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三个字,“王之初。”

  人之初,性本善,他想的是这个意思。

  看著自己从此以後不用再被人嘲笑为没名字的野孩子了,王之初拿著那张纸高兴地在油灯昏暗的小屋里跳了好久。

  哑叔的屋子很小,一直到王之初十六岁了,他们才没再挤在一张床上。

  哑叔在地上铺了地铺,而让王之初睡到了床上。

  看著自己拣来的小不点就这麽一点点地长大成人,哑叔不只一次望著王之初的背影,露出欣慰的目光。

  十八岁的王之初已经长成了一个俊朗的少年,而抚养他的哑叔除了鬓发有些斑白外,淡然清冷的面容并不显得比十多年前老太多。

  可是不知道为什麽,王之初越大,哑叔就对他越生疏,这个男人再也不象以前那样会温柔地对那个孩子笑了,更多的时候只是面无表情地磨药。

  直到有一天,王之初挑著草药去卖,被一夥闹事的公子哥打得头破血流後,哑叔那张已经逐渐失去表情的脸才开始变得再度充满了对当初那个狗蛋的怜惜和爱护。

  他没日没夜地守在王之初的床边,把药灌进昏迷不醒的王之初嘴里,碗灌不进去,哑叔就含了药在口里用嘴灌,结果被时冷时热神智不清地王之初把唇都咬破了。

  “哑叔……”王之初醒後,看到那张转眼间苍老了许多的脸,说不出感动。

  他隐约看见对方脸上蜿蜒的泪痕後,自己也泣不成声。

  而那之後,哑叔又开始对他冷漠起来,只是王之初有一天发现,在床前多了本《出云剑谱》。

  他壮著胆子问哑叔,这东西是不是他留下的。

  而哑叔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在纸上写下一行字:练,今後你得自己保护自己。

  无论如何,这都是养大自己的男人,虽然不知道为何他对自己越来越冷漠,可王之初仍感激地点了点头,从此开始苦练。

  剑谱很详细,有文字也有图画,王之初天性聪慧,很快就练得有模有样。

  而这时的哑叔仍只在一旁默默地磨药,连正眼也不看王之初一眼。

  剑法越练越精,曾经被地皮流氓欺侮过的王之初忽然有了想去闯荡江湖为民除害的想法,当他把这个念头告诉哑叔时,他看见哑叔平素温和的脸露出了满是不屑的神情,那双宁静的眼里竟有著如刀锋般锐利的光。

  “呵呵呵呵……”

  王之初是第一次听到哑叔笑出声,这声音沙哑刺耳,让人毛骨悚然。

  “啊!啊!”接著,从来都是副温和安静模样的哑叔嘶哑地喊叫了起来,他指著王之初的脸,手指在发抖。

  王之初想上去拉住他,但是却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

  “哑叔,我不走了,我不走了,您别生气。”

  从来没有哭过的王之初跪在地上号啕大哭了起来,他很害怕,害怕这养育他的人再也不要他了,害怕他一出了门,这世上便没有他的家了。

  油灯早在两人的争执间被打翻,月光悄悄地溜了进来,带著些冷意。

  哑叔慢慢地平静了下来,他拉起了跪在地上的王之初,几分不忍地伸手替对方揩去了泪痕。

  他弯了弯唇角,微微地笑了笑。

  “哑叔……”王之初的泪又汹涌地流了出来,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时哑叔对他一直是这麽温柔。

  要是自己永远不长大多好,要是哑叔永远那麽疼自己多好……天还蒙蒙亮的时候,王之初被打鸣的公鸡叫醒,他撑起身子,揉了揉眼,发现本该睡在地铺上的哑叔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出去了。

  他叹了口气,望著窗外深重的露气,想起了昨晚的一切。

  一直到中午,哑叔也没有回来,王之初练完剑,擦了擦汗,喝了口水,继续练。

  可是一直到晚上,哑叔仍没有回来,王之初在小屋里坐了会,终於提起剑去了哑叔常去采药的山上。

  他在山上找了三天三夜,每一个哑叔带他去采过药的地方都走遍了,脚上不知走出了多少水泡,身上也不知被尖锐的树枝刮出了多少道血口,可是他仍找不到,找不到他的哑叔。

  “啊啊啊!”

  山林里蛰息鸟儿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被一声突然啸起悲鸣惊得振翅高飞。

  没过两年,江湖出现了一个鼎鼎大名的年轻剑客,因为他武功卓绝,仗义公正,惩奸处恶,而被人们屡屡称道。

  王之初从没想过要被人冠以什麽少侠的称呼,他不知道什麽是侠,他只是在做一个有良知的人该做的事。

  “王少侠,当今江湖有一桩大事,不知道您是否有听过?”

  满面正气的武林盟主对王之初尊敬有加,待为上宾。

  “请讲。”王之初揖了揖手。

  “二十多年前,江湖一度被一个名叫赵月白的恶人搞得腥风血雨,他惨杀了众多正道名流,而当时的烟雨一剑王言愁王大侠一家更是被这恶贼屠戮殆尽,连刚出生几个月的孩子也……唉……”

  说到这里,盟主皱起了眉头,王之初慢慢握紧拳。

  “不瞒少侠,我乃王言愁的义兄,这些年来,一直都想为他报仇。赵月白虽然在江湖上消失了多年,可最近又有人见了他出现,此恶贼武功深不可测,几位前去抓拿他的盟友都失了手,反被戕害。事到如今,老夫想请王少侠……”

  “不必多说,如此大奸大恶之徒,死不足惜,在下愿为除奸尽一己之力,请盟主吩咐。”

  王之初站起身,对武林盟主肃然道。

  赵月白再次出现在江湖的时候,消息很快传到了武林盟主的耳里,为了尽快除去这个十恶不赦的恶贼,盟主立即吩咐王之初和其他各大门派的高手去围剿他。

  王之初的手下已死过不少恶人,奸恶之徒他见得多了,却没见过这麽从容的。

  赵月白一个人坐在云来客栈的窗边,背对人独自饮酒。他的背影很消瘦,鬓角的白发很明显,举手抬足时很潇洒。

  “赵月白,终於找到你了!”华山派的高手首先笑了起来。

  赵月白依旧静静地喝酒,他把著酒杯,微微仰起头慢慢饮下杯中物的样子,让王之初忽然起了个猜测。

  难道这酒真地这麽好喝,好喝得连命也可以不要?

  “哼,和他废话这麽干吗,一起上,杀了这恶贼!”

  不等王之初出声,其他各大门派的高手果然很有默契地掏出武器齐向赵月白击去。

  而也在这时,一直安坐的赵月白忽然起身,扬起宽袖,反手出剑,一剑当胸,气势如虹。

  一时,冲在前面的人鲜血崩溅,王之初从未见过如此快如此凌厉的剑法,他吓得连剑都忘了拔。

  当那幅宽大的袖袍落下时,王之初看清楚了那个传说中的罪大恶极之人的长相。

  清冷消瘦的面庞,利如刀锋的眼眸,还有那副抿得很紧的薄唇。

  “哑叔!”王之初颤抖著喊了出声。

  赵月白本来正要乘胜出击,把已被自己所伤的几个人一举除去,可是他听到那个稚气未改的声音时,身形顿了顿。

  就在这一顿之间,武当派的侠客急忙把一把铁蒺藜打了出去,正中赵月白的双腿。

  随即还拖著受伤身子的侠客们都匆匆忙忙地把武器重新指向了赵月白,王之初看见身边的同仁一动,也下意识地拔出了剑。

52书库推荐浏览: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

友情链接:幸运农场  博乐彩票  幸运农场开奖  北京赛车pk拾现场开奖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