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代理

我和我先生离婚了_苏行乐【完结】

   文案

  结婚两年,程季安想要离婚了。

  纪崇均没有多想,只是回了个——“好。”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情有独钟破镜重圆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季安,纪崇均┃配角:┃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五二书库www.52shuku.com/}

  第一章

  程季安做了个梦,梦到纪崇均睡在了边上,醒来时,枕边却没有人。就是被角的折痕,都不曾动过分毫。

  已是早上七点,纪家的窗帘浓重而密实,遮住了所有的光,唯有床前一盏壁灯亮着,却只是让偌大的房间更加的黯淡与沉压。程季安坐在床边,面容依然年轻,神色却有了些怅惘。

  嫁给纪崇均两年了,常常一个人入睡,常常一个人醒来,至始至终陪伴着的,似乎只有这彻夜亮着的灯光。

  有时候,她都快记不得纪崇均长什么样。

  程季安心里有些闷,很快却又坐直了身,轻轻的又浅浅的呼出了一口气。

  走出卧室时,她又成了那个端庄安宁的纪太太,绾着发,穿着及膝长裙,米色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只发出一些轻微的细响。

  外面满处阳光,四周一片寂静,除了她的脚步声,再无一丝声音。二楼近十个房间,只住着她一个人,她早已习惯。

  顺着旋转楼梯走下,走到拐角处时,视线却还是不经意的向南向的那个房间望去,只一瞥,便又收回——那是纪崇均的书房,不知什么时候起,也成了他的卧房,如果他回来的话。

  他们已经分床很久,或者说,他们从未像其他夫妻一样住在一起过。他们倒也同过床,可是有过几次呢?一次?两次?三次?……屈指可数。

  而第一次……

  往事浮现在眼前,程季安垂下双眸,嘴唇轻轻抿紧,可是很快却又将一切抛却,她抬起头,目光又一次向书房的门望去。

  这一次,他又有多久没回来了?

  书房的门关着,不像是有人在的样子。

  走到餐厅,佣人正在桌上摆着各式的早餐,七点半用早餐,她的习惯,佣人们早已掌握。只是当她走近正要拉开椅子坐下的时候,却又一下站住了。

  吴妈确实在忙碌着,却不是给她摆放早餐,而是在收拾着主位的餐盘。

  主位?那是……

  “太太早,纪先生昨天夜里回来了,刚刚吃完早饭离开……”边上,吴妈替她摆好餐盘,又轻轻说道。

  程季安一下转过了头,远处透明的落地窗外,树木青葱,一个人影正好自树间走过。

  穿着白衬衫,臂弯上挂着黑色西服,身形颀长而端直。只一个侧面,却已拥有足够英俊而完美的轮廓。

  只是不管再怎么美好,也永远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纪氏集团的东家,以前是,现在也是。

  程季安心缩紧,很快又松开,纪崇均离开了她的视线,未曾回过头。坐下,拿起勺子,却迟迟没能落入碗碟中。

  吴妈的声音又响起,“刚刚先生吃早饭的时候本来是想等太太您的,后来接了个电话才先用了,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她的声音很低,带着小心翼翼,又带着一丝不忍。

  程季安回过神,抬起头朝她笑了笑,“嗯。”她的笑容很轻,很美,却没有丝毫安慰。

  纪崇均如何会等她?他要是会等她,又如何快一个月回来一次,却依然夜宿书房?

  这栋房子里发生的事,他们比谁都看得明白。

  就是因为看得太明白,所以都对她生出了同情……

  程季安很快用完了早餐,半碗粥,一块面包,便是所有。她又回到了楼上,把自己关在了自己的天地里。

  那是一间画室,宽敞,向阳,光线充足,带有很多书。原来也是间书房,在经过半年的不知所措和无所事事后,她询得同意,将这里改成了画室,终于找到了自己可以做的事情。

  说是改,也不过是添置了一些东西,原有的陈设皆不曾动过,只是突然有一天,她发现里面原有的很多东西都被搬走,这才知道,纪崇均原先也在这里办公过。不过当她使用后,他就再没有进来。

  他从来与她泾渭分明,所有她使用过的东西,他都不会触碰;所有她待过的地方,他都不会出现。先是这间书房,现在是这座别墅。

  她在这间画室里度过了过去一年半里大半的时间,她是美术专业出身,热爱画画,现在画画成了她的消遣,也成了她的慰藉。

  待在这里,就不必怕出错,不必怕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只是往常都能很快的投入进绘画的世界中,这一次却是无论如何都入不了神。房间很安静,阳光落在色彩斑斓的画卷上,却只折射出了迷离的光。

  程季安听到了自己的心在跳,沉闷的,又空洞的。

  这座房子很大,却好像只有她一个人。

  今天,是她嫁给纪崇均整两年。

  两年,短暂又漫长。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铃声吵醒了她,一看,却是顾幼珊打来了电话。顾家与纪家是世交,幼珊也是她在这唯一的一个朋友。

  “喂……”程季安接了电话,感到自己声音有些沙哑。

  另一边顾幼珊的声音却轻快,“安安,今晚我们就去新开的那家尚呈会所吃饭吧,听说那里的琼玉盅特别好吃,我还没去过,这次正好去尝一下……”

  幼珊前两天刚从国外回来,昨晚就已打电话约她今天一起吃饭,当时她没有想好地点,而她也只是说明天再说。

  “好。”不过现在也无需再想。

  傍晚六点的时候,程季安出了门,跟幼珊约好了七点,不见不散。坐得是纪家的车,开车的是老周,她的专职司机。纪崇均与她疏离,却给足了她身为纪夫人应有的待遇,一开始她不明白,后来也就想明白了。

  老周话很少,她也一直安静,两年的相处,两个人早已习惯彼此。一路沉默。

  停至尚呈会所门口,老周快步走下替她打开了车门,方才开口,“太太,我在停车场等您,有什么吩咐尽管打我电话。”

  “我估计有一会,你先找个地方歇一下,走时再联系你。”

  “好的。”

  老周很快开车走了,程季安转过身,也已往门内走去。

  尚呈会所,富丽堂皇,璀璨夺目的巨大水晶灯下,往来皆是富贵。程季安一度局促过,现在再到这样的地方,早已能够适应。拿着手袋,高跟鞋走过光滑可鉴的地砖,举手投足,尽是得体。

  只是再适应,也不是真正的欢喜。电梯镜子里的那人,面容美好,眼中却有着一闪而过的疲惫。

  幼珊定的包间在二楼西侧的位置,一进门,她就给了她大大的拥抱。

  “安安,我可想死你了。”

  幼珊比她小两岁,热情又热闹,刚嫁入纪家时她谁都不认识,是幼珊主动过来聊天,后来也是她时不时拉着自己吃饭,游玩,参加聚会,认识了或多或少一些人。一开始她还有些不习惯,因为她从未接触过这么热情的一个人,后来也就慢慢适应。她的世界太安静了,她需要这样一个人出现她的身边。

  幼珊拉着她入座,又皱起了眉,“安安,每次见你你都穿得这么正式……你才二十六岁,有必要穿得这么老气横秋么,都快跟我妈一样了,真是白瞎了你的颜……”

  程季安失笑,枉她出门前还特意换了身衣服,只是也对,她所有的衣服都那么正式,除了颜色不同,款式都是大同小异,为的只是能够应对任何突如其来的场面。她现在是纪太太了,所有应该注意到的,都应该注意。

  好在幼珊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又说到了关于她这次欧洲旅行的经历。程季安静静听着,偶尔应上一句。她很喜欢听她说话,因为总能听到很多她未曾经历过的事情。

  期间,幼珊的手机也一直很忙,微信、短信、电话,此起彼伏,她总是有太多的朋友,有数不完的热闹。程季安有些羡慕,她的手机从来很安静,所存储的号码也寥寥无几。

  尚呈会所的琼玉盅确实好吃,幼珊吃完一盅,又要了一盅,只是第二盅刚刚上来时,幼珊却又嚷着饱了吃不下了,然后喊着侍者要买单。

  顾家千金也是出了名的任性,琼玉盅可是价格不菲,程季安笑着,却也拿出了自己的卡。幼珊从国外给她带回了昂贵的礼物,这笔单无论如何也是该她买。

  纪崇均给她的零花,也同样大方。

  幼珊也不推辞,待她买完单,挽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走,“咱们再先四处逛逛,正好消消食,一忍不住我又吃多了。你也别叫老周了,就坐我的车得了。”

  只是刚走出楼下电梯没多远,幼珊“哎呀”一声,却又说道:“我好像把车钥匙弄丢了。”她翻找着自己的包,却没能找到。

  “仔细想想放哪了?”程季安帮她回顾。

  “可能是落在包间了,我上去找找,你就在这等我好了。”幼珊说着已经进入电梯。

  程季安追不及,只能停下。站在电梯口到底不便,边上墙壁挂着几幅画,她走过去,慢慢的欣赏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始终不见幼珊下来,打电话过去,也是不接。

  这时,身后的电梯又传来开门声,程季安便又下意识的回了头。一看,却愣住了。

  电梯里走出一行人,五男五女,两两成双,或挽着胳膊,或搂着肩,各自交头接耳,亲密无间。

  为首的那人她认识,白衬衫,黑西裤,身材高挑,神容清贵,正是她的丈夫纪崇均。他的身边亦有女伴,肤白,貌美,一袭红裙勾勒着她的身姿美艳逼人。两人虽未挽手搂肩,却也是紧紧贴着,寸步不离。

  程季安的手攥紧了,眼睛却只定定的看着他们自电梯里走出。周围的世界就像是静止了,只剩下一个画面不停的滚动。

  终于有人发现了她的存在,有人自背后拉了拉纪崇均,然后纪崇均一下停下了脚步,转过头,视线投了过来。

  所有的人也都站停了,目光纷纷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谁都没想到,纪太太会出现在这里。

  程季安却是很久都没见到纪崇均了,两个人的距离不过十来步远,所有的一切都能看得分明。他的眉眼,他的口唇,以及他比上次更为短的发型。确实是陌生的,说到底结婚两年,她又跟他见过几次,甚至说过几次话呢?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开奖号码查询  幸运农场出号规律  新世佳彩票  北京赛车pk拾改单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