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代理

何须执手问年华/沾灰惹尘_明月别枝【完结】

   《何须执手问年华/沾灰·惹尘》作者:明月别枝【完结】

  【内容简介】

  四年初恋,谈婚论嫁,结果却是遭遇背叛。感情受到重创的夏芒,酒精作用之下,步了男友后尘。

  此时,从小一起长大、后出国修学的萧凌晖学成回国,而出游散心的夏芒,竟在异乡意外遇见**男主。

  一边是青梅竹马细心呵护,一边是公事私事强势介入,两人都对夏芒展开了情感追求,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

  面对新的感情,夏芒犹豫、害怕、退却,步步精打细算,以求能保护好自己。

  温和体贴的萧凌晖,精于世故的程默,究竟谁会成为延续夏芒爱情的另一半?

  【作者简介】

  明月别枝

  菊科,向日葵属。看到太阳就晒。遇到下雨就宅。心情随着天气起伏,胃口随着美食变化。之前无数次幻想自己成长,现在无数次幻想自己还未长大。简单生活、快乐写文,然后希望周围的每一个人都健康开心平安。

  【媒体推荐】

  如果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那么婚姻就是两个家庭的事情了。

  女主夏芒更愿意爱程默。除去他的多金不提,他似乎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尤其是后面几章中他对女主的要求,显是在为婚姻做准备。他充分考虑了女主和他的差异,因此尽量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爱情就是要互相付出,婚姻更需要互相扶持,一边倒的宠爱,其实不是一种正确的婚姻观,甚至不是一种正确的爱情观,因为只是单方面的付出,总有一方会累的,会厌倦的。

  ——KK

  之所以喜欢这文,就是喜欢明月文中纠缠不清的感情描写。芒芒在失去感情上的果断,真的很让人佩服。虽然会痛,会哭泣……还是义无反顾地结束;没有哭闹,心很痛,但她用坚强捍卫了自己最后的尊严。过去的总是要过去,她对待感情的坚持,让人动容,比那些纠缠不清的女主好上万倍。喜欢这样的女主,伤了痛了,无论如何还有那份坚持在心底的纯真。

  ——如水

  【编辑推荐】

  你松开我的手,带走如烟般美丽的初恋;而我收拾心情,还能去牵谁的手?

  网络原名:《沾灰·惹尘》,明月别枝继《云醉月微眠》之后都市情感疗伤小说,我们历经感情的沉浮,于是被逼学会自我保护,然而,我们保护了自己,又有谁来保护我们的爱情?

  失恋之后,是该学会理智,在爱情中精打细算,还是再一次听从心跳,选择那个让心湖泛起涟漪的人?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执会变成将就。

  二十岁,夏芒觉得她要的爱情,就算不轰轰烈烈,但一定要完美。她可以骄傲可以羞怯,接受所有人的羡慕与祝福,然后毕业、结婚,王子与公主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二十五岁,夏芒告诉自己,如何在爱情中保护自己,唯有付出的比对方少。她要的爱情,或者包括婚姻,他爱她一定要比她爱他更多;

  二十六岁,夏芒自问,爱情是什么?她还会有爱情,还能再相信爱情吗?当白雪公主的梦想变得遥远而不可期待时,她还能拥有最简单的幸福吗?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

  醉颜?青裂

  “砰”的一声,夏芒眼睁睁地看着手中的托盘摔在地上,九珍果汁溅得满地都是,两对奥尔良烤翅散落在地上,诡异地呈现一个“振翅高飞”的POSE。

  一个女人斜刺里冲出来,用力抱住夏芒的一个胳膊,眼泪鼻涕的哭道:“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四周空气瞬间凝滞,夏芒明显感受到有无数道目光聚焦到了她身上,一如她脚下的位置——整个餐厅的正中。多么完美的舞台效果啊,她不过刚好走到餐厅中间,左右环顾想找个空位坐下而已,那女人突然出现,待夏芒看到她时,她已一把抓住夏芒的右胳膊,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以至于夏芒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就好象是经过无数次演练般,那样的娴熟。

  一个服务员闻声匆匆跑过来,手里拿着一块抹布,看到这一幕却在围观人群中停步,先是好奇,尔后又恍然般兴灾乐祸地看着夏芒。

  “夏小姐,求求你救救我肚里的孩子吧,孩子的爸爸说不会和你分开,威胁我要打掉这孩子。夏小姐,夏小姐,你也是女人,你以后也会有孩子,求求你发发善心,孩子是无辜的啊!”那女人边说边作势欲跪,夏芒微怒地看着她,甩手想挣脱她紧抓着自己胳膊不放的手,却被她借机起身,看起来倒象是夏芒心虚地扶了她一把似的。

  孩子的爸爸?夏芒在心里冷笑,这称呼,可不只是引人误解,而是完全可以让人按着她预设的方向理解。“你也是女人,你以后也会有孩子”,状似无心的提及,却是一个效果绝佳的相提并论,呵!

  周围开始有了窃窃私语声,用力抓着夏芒胳膊的女人一见如此,哭得愈发的伤心了。

  “请你松手。”夏芒的声音里有一丝厌恶,那女人疯了,这么用力地拽着她的胳膊,是想让她脱臼么?

  “夏小姐!”女人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地看着夏芒,标准的鹅蛋美人脸,翦翦双眼不住的有泪流下,恐怕任何人看到她这般都会心软的吧。

  可是夏芒不会。

  “松手!”夏芒边说边欲挣开,女人的指甲肯定又长又尖,明明隔着一层毛衣,还掐得她生疼。

  没挣两下,手臂内侧突感一阵揪疼,夏芒条件反射的甩了一下手,胳膊霎时一阵轻松,那八爪章鱼般紧抓着不放的手终于松开。夏芒暗自松了口气,正待揉揉自己被抓疼的胳膊,侧眼却看到周围的看客们有人冲着她指指点点,有人一脸鄙夷,有人一脸愤怒,眼神却个个恶狠狠的,交头接耳的声音大得她清晰可闻。

  “怎么有你这么狠的女人啊?抢人家老公,还推人家,她是孕妇呢。”

  夏芒闻声转过头,一个中年妇女瞪着她义正词严的说完,伸手扶起坐在地上的女人,那女人泪迹未干的对她弯了弯身,双手捂着肚子摇了摇头,抬头看向夏芒时,眼里却有得意之色。夏芒忍不住半眯了下眼,刚才手臂内侧的揪疼,不会是她暗中搞的鬼吧?

  一个人站出来说话,仿佛给了周围的人无穷的力量,指责声越来越大,话也难来越不堪,好象夏芒真的是破坏别人家庭幸福的第三者。

  “抢人家老公?请问你是认识我,还是认识她,又或者你认识孩子的父亲——那个从大三开始和我谈了四年恋爱说明年就要娶我的男人?”夏芒看着中年妇女冷冷说道,满意地看到她先是一脸的不置信,然后又是一脸的狼狈难堪,转头环视一周,围观的人群已经噤了声。现在的人都这样,公车上看到小偷扒手不吱声,路遇男女感情纠纷却总是忍不住跳出来指手划脚。有正义感很好,前提是请先搞清楚状况,夏芒虽不喜欢在公众场和讲私人感情问题,但亦不想被人当傻瓜。

  “楚小姐,你的戏演完了么?我还有事,恕不能奉陪了。对了,以后别再随便假摔了,虽然不是球场,不会有裁判对着你出示红黄牌,但你这样风险不小,如果一不小心孩子没了,你的一番苦心岂不是要付诸东流水?”夏芒微笑地看着那女人的脸色越变越难堪,声音愈发的温柔了,“还有,你掐人的功夫不错,幸好现在天冷,不然我手臂上你造成的淤青起码会让我一个月没法穿短袖。”

  说完,夏芒不再理任何人,将腰板挺得直直的,转身出了KFC的大厅。

  夜风从毛衣的缝隙不断灌入,初秋的夜,已能让皮肤感受到冰凉寒意。夏芒轻拍了拍脸,双手紧紧环住自己,等车的人已密密地挤满了车站,路上又塞起了车,每天的这个时候都是这样一副场景。抬头,马路两侧霓虹闪烁,夏芒心里一阵揪疼,这座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近十年的经济发展,让大家的生活也逐渐改变,变得物质,变得浮躁,变得堕落。

  走进附近的上岛咖啡,坐在熟悉的靠窗位子,才发现这里曾是自己与文灏无数次约会的地方。如今她依旧坐在这长长的双人沙发上,桌子对面却空空无人,那个总是深深看着自己好象永远也看不够似的清俊男子,不会再有坐在她对面的机会了。

  不是不爱,只是无法再爱下去了,一切只能结束。

  “文灏,文灏,我有了我们的骨肉,我们的孩子,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那女人的话浮现在夏芒耳畔,几天前,就是在这里,当时的自己也坐在这个位置上,文灏坐在对面,那个女人突然出现,半跪在地上,紧紧抓着文灏的胳膊,就好像溺水之人抓着救命稻草,哭着慌着无措地问许文灏。

  那一天,正是她与文灏恋爱四周年的纪念日,桌上还有文灏送的礼物,施家水晶独有的宝蓝色礼物袋与那一束玉堂色的玫瑰相映成趣,玫瑰有十一支,代表着一心一意。那女人夏芒认识,日恒进出口公司的楚宁,与她所在的纪元集团素有合作,偶有碰面。可是她突然出现,抓着文灏的胳膊,说着一些她听不懂的话,是认错人了?还是恶作剧?夏芒好笑地看向文灏,觉得这一幕简直是他们恋爱纪念日的意外娱乐节目,转头,映入眼帘的却是许文灏一脸的煞白……

  心脏有一刹那停止跳动,那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又来了,手抚胸口,似乎连指关节也泛着痛意。夏芒蓦地起身,从钱包里抽出钱放在桌上,落荒而逃。

  从此以后,再不进这家上岛的门。

  夜风似乎更冷了,夏芒双手紧紧环着自己,告诉自己不要去想,深呼吸,深呼吸。

  时间还早,不想回家,手机设置成了静音,这时候肯定有无数个未接电话了。那天晚上知道楚宁的事后,夏芒只有两个字:分手。文灏却苦苦哀求,求夏芒给他一个机会。想到这里,夏芒笑了,这一次笑得很开心,笑得眼角都有了湿意。机会?文灏,你拥着别的女人的时候,可有给过我机会?

  站定,脚微酸,左右环顾,居然走了不短的一段路,而且离家更远。有霓虹在右侧忽闪,“绝色酒吧”四个字映入眼帘,夏芒轻拍了拍微冻的脸,走近,伸手推门。

  驻场乐队正唱着《Burning》,夏芒在吧台一角坐下,略略打量了一下周围,酒吧不大,人却不少,暖昧的灯光,迷醉的空气,没有人会在意与已无关的陌生人。这样很好。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赚钱  北京赛车pk拾评测  快赢彩票  必发彩票  北京赛车pk拾后二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