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代理

大宅门_郭宝昌【完结】

   《大宅门》作者:郭宝昌

  内容简介:

  本书脱胎于作者的血泪人生,但本书不是作者的自叙传,而是以现代中国为舞台,以民族产业为背景,以家庭兴衰为主线,以一个个鲜活生命之间的情感纠葛、性格碰撞、价值冲突为内容,用干净强劲的文学语言和波澜壮阔的故事情节体现的激情之作。

  第一章

  公元一千八百八十年(清光绪六年)的春天降临皇城北京。

  久经历史沧桑的这条胡同,还是老模样儿。

  进胡同不远,就是白氏老宅了--黑漆的大门上是副对联:忠厚传家,诗书继世。大门内,迎面是高大的影壁,中嵌"迎祥"二字,左行向里是一大四合院,北房是一敞厅,绕过活屏便是一条又宽又长的甬道。甬道两旁各有两个黑漆小门,甬道尽头是一个垂花门,门内是一个大三院。北屋,正厅墙上挂着白氏先人的遗像。前清平民打扮,身背药箱,手执串铃,面带嘲弄的微笑,似乎能让人听到笑声。

  白宅二房院北堂屋。

  此刻,站在堂屋的白殷氏、白方氏正焦急地望着里屋,全不理会丫头们提水端盆的进进出出。

  从挂着厚厚门帘的里屋,传出白文氏的喊叫声。

  白殷氏焦急地冲着里屋大声问道:"怎么啦?生不下来?"

  白雅萍在屋里语无伦次地:"费了劲儿了!使劲!使劲呀!刘奶奶,你扶住那边儿,按住喽!"话音未落,又传出白文氏的喊叫声。

  六岁的景泗和弟弟景陆莽莽撞撞跑进来,被白殷氏一把揪住:"你们俩来起什么哄?!滚!"不由分说将二人搡了出去。

  随着白文氏的一声惨叫,里屋的白雅萍大喊一声:"生下来了!"

  顿时一切都静了下来。

  白殷氏和白方氏松了一口气,坐到椅子上。

  雅萍在里屋接着喊道:"是个小子!"

  沉寂中,白方氏奇怪:"怎么没动静了?生下来不哭啊?"

  里间,接生婆刘奶奶抱着已擦干净了的孩子:"这孩子怎么不哭呀?"

  雅萍正给白文氏盖被子:"不哭不行,他不喘气,打!打屁股!"

  刘奶奶拍了孩子两下屁股,孩子没反应。

  雅萍急道:"使劲儿拍!"

  刘奶奶用力又拍,仍无反应。

  "我来!"雅萍从刘奶奶手中抱过孩子,狠狠拍了两下,孩子突然"嗬嗬"似乎笑了两声,雅萍一惊,望着刘奶奶,以为听错了。

  刘奶奶也奇怪地东西张望,不知哪里出的声儿。

  雅萍又用力拍了一下,孩子果然又"嗬嗬"笑了两声。

  雅萍大惊,与刘奶奶面面相觑,雅萍惊恐地看了孩子一眼,突然将孩子丢在炕上,转身就向外屋跑。

  白文氏不解:"怎么了?"

  "他……他……"刘奶奶不知所措。

  堂屋中,跑出来的雅萍还在发愣,白殷氏、白方氏忙站起门道:"怎么了?"

  雅萍两眼发直:"这孩子不哭,他……他笑!"

  "胡说!"白方氏道。

  三人一起进了里屋,走到抱着孩子的刘奶奶前。刘奶奶惶惑地望着三人。

  白殷氏:"怎么会不哭呢?打!"

  白文氏:""轻着点儿……"

  白方氏:"不要紧,使劲打!"

  刘奶奶狠狠在孩子屁股上打了了巴掌。

  孩子大声地"嗬嗬"笑了两声。四个人都惊呆了。

  躺在炕上筋疲力尽的白文氏长叹一声:"唉!我这是生了个什么东西?"

  白宅花房。

  一面大斜坡的玻璃窗,阳光灿烂。花匠金二在浇花,花房靠里放着一个大书案,两个听差正伺候老爷白萌堂作画。

  桌首放着一盆盛开的含笑。

  纸上画的含笑盛开。

  白萌堂将毛笔含在口中咬了咬,持笔伸向画纸。

  笔落画纸,道劲有力。

  花房外,只见雅萍风风火火进了月亮门来到花房门前,把门的听差秉宽将她拦住:"萍姑奶奶,您不能进去,老爷作画,谁都不能进。"

  雅萍:"我有急事。"

  秉宽:"那也不行……揽了老爷作画,我们得挨板子!"

  "挨板子我替你!"雅萍推开秉宽,一掀草帘进了花房。

  雅萍走进花房站定:"爸,给您道喜,您又得了个孙子。"

  白萌堂仍在作画,似无所闻。

  "爸,二奶奶生了,是个小子!"

  白萌堂突然回身将笔狠狠地掷向雅萍。

  雅萍吓一跳,忙向后躲,笔打在裙子上,染了一块墨迹。

  白萌堂满嘴是墨,气呼呼地:"谁叫你进来的?!出去!"

  雅萍:"二奶奶生了个小子。"

  "生就生了吧!"

  "听我把话说完了成不成……"

  白萌堂接过听差秉宽递上的一支笔,回身冲着画发愣。

  雅萍:"……这孩子生下来不会哭,光笑。"

  日萌堂一楞,回头疑惑地望着雅萍。

  雅萍:"真的。"

  白萌堂:"打呀,照屁股上使劲打!"

  雅萍:"越打笑得越厉害。"

  白萌堂认真了,缓缓走到雅萍前:"有这事?奇了。颖轩呢?"

  秉宽在旁应道:"二爷在柜上支应着呢。"

  白萌堂:"颖园呢?"

  秉宽:"大爷去宫里太医院还没回来。"

  白萌堂:"一个都不在家?"

  秉宽:"三爷去安国办药,喜子昨儿先回来了,说三爷今儿一准儿到家。"

  白萌堂自言自语道:"生下来就笑,有点意思!奇了!"

  白萌堂走到书案前,顺手拉过一张宣纸,提笔饱蘸浓墨,在纸上写了三个大字:白景琦。

  雅萍:"行了。我去告诉二奶奶,孩子有了名儿了。"

  白萌堂:"去柜上把颖轩叫回来,看看他的儿子。"

  秉宽答应道:"是!"

  百草厅。

  前门外一条喧闹的商业街,路两边挨排着一间间铺面。百草厅三开间的门睑儿,"百草厅白家老号"牌匾高悬正中,门前不时有人进出。前堂里,抓药的、等药的、买丸药的,忙而不乱十分肃静,敲戥子声和用铜杵砸药声有节奏地响着。靠窗的坐堂先生正给一位老者诊脉,说话声音都很低。

  抓药的伙计正看着一个方子,对柜台外等候的中年人道:"先生,您这方子里有十八反,我不敢抓,请过这边儿来。"伙计走出柜台与中年人来到坐堂先生前,将方子交给坐堂先生。

  坐堂先生看了看笑道:"这种方子,敢下十八反的药,京城里只有两位敢开,一位是太医院的魏大人,一位是我们柜上的白大爷。"

  中年人笑了:"您圣明,正是魏大人开的方子。"

  坐堂先生对伙计道:"抓吧,没错。"

  门外,一辆马车停在百草厅门前,詹王府管家安福下车走进前堂。

  大查柜赵显庭忙迎了上来:"安爷,府上要用点儿什么药?"

  安福:"老福晋欠安,请大爷过去看看。"

  赵显庭:"大爷进宫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二爷在。"

  安福一愣:"二爷也行,大格格近些日子也闹病,顺便请二爷也给看看。"

  赵显庭:"我去回一声。"

  百草厅后场刀房中,七八个伙计在切药,二爷白颖轩一身伙计打扮,扎着围裙,正在教两个小青年切片,一抬头,看见了进来的赵显庭:"有事么?"

  赵显庭:"二爷,詹王府派人来请您过去一趟,说老福晋欠安。"

  颖轩:"行,叫他们先回去吧。我随后就到。哎?为什么不请大爷去?老福晋只信大爷呀!"

  赵显庭:"您忘了,大爷去宫里了。"

  紫禁城。神武门口。

  侍卫把守,门禁森严。

  大爷白颖园从里面远远走出。只见他掏出腰牌,门卫看过后又递回。颖园出了门洞走向自家的马车。

  陈三儿吆喝着,颖园坐在车前,马车一路小跑。

  额园随意地四下张望,忽然发现一个老太太倒在路边,旁边围着三四个行人。颖园忙叫陈三儿勒住马:"你瞧瞧去,那老太太怎么了?"

  陈三儿:"嗨!不是饿的就是急病啦,甭管他啦,走咱们的吧。"

  颖园没理陈三儿,自己跳下车向老太太走去。

  陈三儿在后面喊道:"大爷,这事儿多了,您管不过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

友情链接:迅雷彩票  幸运农场官网  港龙彩票  宏发彩票  幸运农场高手交流群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