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代理

地铁骇客_异度社【完结】

妻子的曾祖父住在一座海拔一千多米的山顶小镇里,适逢老人百岁大寿,我向任职的唱片公司申请了为期一周的年假,陪妻子去了一趟这个叫横山的小镇。

公司倒也没为难我,很快就批准了我的假期。反正对于唱片公司来说,像我这样的专业记谱员,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本来我不想去的,但又不放心妻子那考了四次才拿到驾照的车技,要知道上山的盘山公路实在是危险至极。一面是高山一面是悬崖,那倒罢了,最危险的是,山路只能容一辆车通行。如果遇到会车,只能一辆车让到一边,半个轮胎悬在路基外,才可以让另一辆车安全通过。

我的车技倒是没话说,但我却没想到去横山镇的路上,竟然到处都是碎石块,坑坑洼洼,我的那辆新买的轿车底盘又很低,一路上好几次听到底盘发出“咔嚓咔嚓”的擦挂声,实在是令我心疼不已。当轮胎碾过碎石的时候,碎石会向四周飞溅而去,有时溅出的碎石砸在坚硬的石壁上,又会反弹回来,正好重重落在轿车的引擎盖上。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与妻子在下午的时候来到了位于山顶的横山镇。妻子的曾祖父家在镇尾,是一处绿树环绕的农家四合院。此刻门外已是锣鼓喧天,一支戏班正搭台咿咿呀呀唱着大戏,还有亲戚放着鞭炮。

尽管现在是夏天,但在这山顶小镇却山风凛冽,很是凉爽宜人。妻子的心情很好,而我的心情就没那么好了。

下车后,妻子忙不迭地冲进四合院里,给老人磕头。而我则站在车边,心疼地看着引擎盖上那几处被飞溅的碎石砸出的小凹坑。我甚至还听到底盘下传来了“滴滴答答”的滴水声,趴在地上一看,才知道水箱竟然被沿途的尖利石块给硌出了一个口子。

我给老人磕了头后,就连忙找到妻子在当地的一个叔父,询问附近哪里有汽车修理厂。叔父告诉我,就在来这儿的半山腰,有一条岔路,进去走两里地,就有一个汽车修理厂。

没等叔父说完,我就钻进了车,发动引擎,向下山的山路驶去。

当我刚驶出十来米的时候,似乎听到叔父在车窗外朝我嚷着什么,但我还没听清,就已经转过了一个弯道,叔父消失在我的后视镜中。

那家修理厂并不难找,我小心翼翼驾车来到这里的时候,才下午四点多。修补水箱,算不上什么很有难度的修理项目,只不过电焊一下就行了。但修理厂的小工却磨磨蹭蹭的,花了整整三个多小时才完全修补好。而敲平引擎盖上的凹坑,又花了一个多小时,所以当我可以驾车离开的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

我在修理厂里发动了引擎,还没来得及踩油门,车窗边便突然伸进了一只手,硬生生将我的车钥匙拔了下来。我转过头来,抢走钥匙的正是修理厂里那个磨磨蹭蹭的小工。莫非青天白日竟敢抢我的车?不管怎么说,当年读大学时,我也拿过市里跆拳道大赛的冠军。

我毫无畏惧地下了车,问道:“你要干什么?”

小工毕恭毕敬把钥匙还给了我,说:“先生,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告诉你,从这里去横山镇的公路路况实在是太差了,所以交管所严禁夜间通行。现在天已经黑了,你不能再开车去横山镇了。”

竟有这样的规定?既然如此,为什么我来修车的时候,不给我说呢?而现在,我又能在哪里住宿?

小工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对我说:“先生,我们的汽修厂有一个招待所,价格便宜,环境舒适,就在修理厂旁不远的地方。”

看着小工一脸的诡笑,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他修得那么慢,原来就是想拖延时间,让我不得不在他们的招待所住下。

不过,这招待所可千万不要是黑店呀!我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

出乎我的意料,这家半山招待所非但不是黑店,还正如那个小工所说的,价格便宜,环境舒适,就坐落在汽修厂旁森林的边缘处。

我先给妻子打了个电话报平安,在电话里,我被妻子大骂了一通。她对我说,叔父见我要去汽修厂修车,连声提醒我,千万要在天黑前赶回来,不然就要封路。可我只顾着开车,叔父的话,我一句也没听到。

我只好苦笑着挂断电话,然后在招待所登记入住。这招待所毕竟是国营单位,所以登记的程序也很是正规与烦琐,不仅记下了我的身份证号码,还登记了我的驾驶证号码与车牌号。坐在柜台后的一个老太太,一身正气地对我说:“你住在了我们这里,我就要对你负责!”

总算登记好了,我正准备去房间的时候,又有两个人在汽修厂的小工带领下,走进了招待所的大门。进来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戴着棒球帽,帽檐的阴影正好遮住了他的脸。女的则很漂亮,不过她脸色看上去竟让我有一点点面熟的感觉。

“身份证!”老太太冷若冰霜地向这一男一女说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后,那女的拿出了身份证,递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对照着身份证上的相片,打量着那漂亮的女人,嘴里大声念道:“叶珍珠!”

我一听到这名字,不由得心中一颤。叶珍珠?她不是影视圈里炙手可热以清纯著称的新星吗?难怪刚才我看到她,会有一丝面熟的感觉。

过去在杂志封面上看到的叶珍珠,总是面色红润,而最近记者却老是拍下她脸色苍白的照片,所以坊间传闻,叶珍珠罹患了严重的不明病症。投入重金的经纪公司眼看即将血本无归,正与叶珍珠在报纸八卦版上进行着一场旷日持久的口水战,这也吸引了不少读者的眼球。

叶珍珠为什么会在这半山招待所里出现?难道是她的车也在半路上损坏了,开到修理厂维修,耽误了时间,所以才不得不在这里住宿吗?

我不由得向叶珍珠旁的那位男士望了过去。听说影视圈里的男女关系很是混乱,我也想知道叶珍珠这样的女明星,究竟会和什么样的男人裹在一起。

可那男人立刻就敏感地埋下了头,帽檐的阴影顿时在灯光的作用下,又拉长了一点,让我更看不到他的模样。幸好,柜台值班的老太太很是负责,对那男人说:“你的身份证也要出示!”

这男人愣了愣,然后低声下气地说:“对不起,我的身份证没带出来,用我的驾驶证,可以吗?”

老太太接过了男人的驾驶证,一边对照相片,一边大声念道:“黄海军!”

我不禁又吃了一惊。黄海军也是影视圈里很耀眼的男星,而且他前不久才与相恋多年的女友宣布结婚——当然,那个幸福的新娘并不是叶珍珠。

清纯玉女与模范丈夫竟然搞到了一起,这可真是特大绯闻。我立刻躲到暗处,摸出了手机,朝着叶珍珠与黄海军,拍下了几张照片。虽然黄海军的相貌没有被拍出来,但叶珍珠可是拍得清晰无比,等我下了山,把这几张照片发到网络上,一定能引起轰动。

国营半山招待所那老太太可不认识什么男女明星,她收过房钱后,冷漠地把房门钥匙递给了黄海军。

黄海军和叶珍珠立刻埋着头进了房,我再没了偷偷拍照的机会,只好也回到我的房间。

在房里,我给妻子打了个电话,给她说了我在这里看到的特大新闻。妻子是个八卦狂,每个月都要送给八卦杂志不少爆料,听了这个消息后,她更是迫不及待想赶到半山招待所来看热闹。可惜盘山公路夜间封路,她根本就来不了。

招待所没有卫星电视,有线电视也只有几个很难看的台,加上黄海军与叶珍珠进屋后再没开过门,所以我打过电话后,便无聊地早早入睡了。

窗外松涛阵阵,招待所外又有潺潺的溪水流过,听着这样的声音,真的很适宜睡眠,所以我也睡得很沉很沉。

大约后半夜的时候,我被一阵拍门的声音惊醒。我愤怒地打开门,却见门外站着的是招待所的值班老太太。我忙问:“什么事?你还让不让我睡觉了?”

“先生,对不起,不过这里出了件麻烦事,需要您帮一下忙……”老太太对我说道。

准确地说,是黄海军和叶珍珠出了麻烦事。大约凌晨三点,老太太正趴在柜台后打盹时,被黄海军给叫醒了。黄海军说,叶珍珠生了急病,需要马上送到医院去。

盘山公路夜间封路,如果强行下山,必须找一个熟悉路况的人,跟着他们一起下山才行。于是,老太太把汽修厂那个小工叫了过来。可是,黄海军与叶珍珠开的是一辆两人座的黄色现代跑车,根本没有位置能让小工坐在里面,所以老太太就找到了我。

“我能做什么?”我问。

“先生,请您在前面开车,修理厂的小工会坐在你身边,为你指路。而那两位客人的跑车会紧紧跟着你们。”老太太说道。

我明白了,也就是让我和小工在前面开路,探明路况后,黄海军再开着跑车跟在后面,送叶珍珠去医院。

老太太承诺,如果我做好事,她可以免去我这一夜的住宿费。我连忙摆手说,好事我肯定要做,住宿费也不用免——我前面说过,这家招待所很便宜,就算免去住宿费,我也节约不了几个钱。我更想去看看热闹,我想知道黄海军把叶珍珠送到医院后,怎么还能瞒住他们之间这隐秘的交往。

我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又喜欢损人不利己。所以在换衣服的时候,我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让她给新闻媒体的八卦版爆料。让我没想到的是,妻子在电话里告诉我,她昨天和我通过电话后,就给报社打过了爆料电话。现在,几家八卦报纸的记者已经赶到了盘山公路的山脚下。要不是因为夜间禁行,记者早就冲到半山招待所进行采访。此刻,所有记者都在山脚下等待着那辆黄色的跑车的出现。

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我挂断电话,赶紧出了客房。

老太太打着手电筒,将我从招待所带到了汽修厂。汽修厂里,小工已经等候多时,而黄海军与叶珍珠则坐在黄色跑车里,正等待着出发。跑车的侧窗开着,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叶珍珠紧闭着双眼,软绵绵地倒在副驾驶位上,看来她陷入了昏迷状态。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打了120,救护车就等在山脚下的。 老太太大声对黄海军说道。

太好了,救护车在山脚,记者也在山脚等着,这下看黄海军还怎么掩盖这场绯闻?

我冷笑着发动了轿车,小工坐在我的身边,给我说着前方什么地方有转弯,什么地方有碎石。我在前面开着车,不时从反光镜看着后面。因为盘山公路没有路灯,所以我看不清黄海军驾驶的黄色跑车,只能看见两个车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山路确实很险,但在小工的协助下,我一路有惊无险地驾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终于来到了山脚。

我朝反光镜望了一眼,看到车后两个车灯依然闪烁着。知道黄色跑车还跟在后面,我就放心了,吹了一声口哨后,我踩了一脚油门,向前方不远处设有路障的夜间禁行检查站驶去。我清楚地看到,在检查站后,停着一辆救护车,救护车旁还有几辆其他车。不用说,是记者等候在那里。

52书库推荐浏览: 异度社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人工计划  金凤凰彩票  北京赛车pk拾玩法介绍  重庆幸运农场  北京赛车pk拾稳赚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