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代理

奇葩成灾_Fahrenheit【完结】

  书名:奇葩成灾

  作者:Fahrenheit

  ==================

  简介:

  一只成了仙的公狐狸千辛万苦百折不挠的报恩故事。

  ---------------------------

  萌、甜、一对一、HE

  蛇蝎男子和人偶公子的大纲整合版,采用蛇蝎的人物姓名,而人物性格上用人偶那篇的比较多。

  旧文比较多,我就不在文案上弄一堆按钮了,有兴趣的姑娘点我的专栏自己翻吧。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天作之和搜索关键字:主角:望舒行舒 ┃ 配角:羲和容月九暄泰平亲爸养父 ┃ 其它:和谐,一定要和谐【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

  ☆、初遇

  太白山里的冬天,万物萧瑟,却别有一番幽静味道。

  春夏秋三季这片遮天的林子里总有各色鸟儿们不停聒噪。每每得闲坐在窗边,望舒总还要为从外面传来的“杂乱乐章”皱一皱眉毛。

  自小她便喜静。

  七岁时没了娘亲,爹便辞了御医之职,带她离了京城,来到这传说有仙气的太白山山脚,盖了个小院,寻几位仆从,父女二人自此相依为命。山中草药极多,采来入药,爹爹平日为附近乡亲诊疗治病,诊金颇低,又药到病除,不多时便有了不错的声望。人们见了他们父女总要主动唤一声,“许先生,许小姐。”

  望舒将窗子开了个小缝,寒气铺面偏偏鼻腔里还残留几分淡淡梅香。从窗边堆积的雪层中忽地探出一只雪白前爪,望舒顺势望去,正对上一对澄净见底的金色眸子。太白山山腰处便常年雾气氤氲,望舒常听乡亲们说起山中常有灵怪化作人形,被人发现,也无伤人之意,只是笑笑,便迅速闪身不见。

  因此,望舒全无惧怕,笑问,“冷吧?”

  额头有着五点赤红,正形成个梅花图案的白狐摇了摇尾巴,又点了点头。

  望舒将窗子开得更大,白狐轻巧跃入房中。关好窗子,望舒将炭火拨得旺些,白狐就在火盆边将自己团成了球,再把蓬松的尾巴往自己脑袋一盖,毫无防备的闭眼睡去。而望舒坐在窗边继续看她的医书,其间还在白狐身上摸了几把,见它无甚反应,望舒笑道,“你倒是放心,也不怕我将你杀了卖皮。”

  白狐的耳朵此刻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

  这只狐狸太安静太老实,就在她几乎将这个不速之客忘在脑后,夜间却被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被一颗毛茸茸又暖融融的脑袋拱了拱,这家伙便毫不客气的钻进了她的被窝。慢慢冬夜里,身边多了个暖呼呼的毛绒暖炉,望舒求之不得,她连姿势都未动,合眼沉沉睡去。

  清早起床后,白狐窝到床下,小丫头进门伺候洗漱、收拾床褥都没发现半点异样 。

  趁着上午阳光足,望舒在书房埋头整理爹爹留下的笔记,忙碌中忽然发觉眼前落下一片阴影,笑着招呼道,“容月。”

  看着满桌的字纸,花容月问道,“望舒,要我帮忙吗?”他不急不缓,清亮嗓音一如既往的悦耳。

  “唔,不用。家里来了客,说起来,还是你的同族呢。”

  花容月也是狐妖。一年前闯到她家,在厨房边上的架子下伸手正要取梁上悬挂的腊肉之际,被她逮个正着。

  “你看得见我?”他最先开口,却还不等望舒回答,先讪讪收回手,脸上乍现两抹红晕,又迅速低下头,“对不起,我实在是太饿了。”

  望舒被他逗笑,“那些还没晾好。”转身去厨房拿了一包腌制好的肉干。

  “给我的?”容月问。

  “给你的。”望舒答。

  嚼光一大包肉干,俊美少年说话都清晰不少,“我姓花,你叫我容月就好。”他指指云雾缭绕的太白山,“我从山上来,这是我头回下山。对了,我本是只狐狸。”容月一对细长桃花眼,微翘睫毛在轻轻颤动,“你给我吃的我就要报恩,你也不能随便赶我走。”

  望舒姑且应了。这时她还不知道一饭之恩对于妖族何等非同一般的意义。

  容月有张被镇里人惊为天人的绝好相貌。总和自己同进同出,不久望舒便遭遇了第二次退婚。

  有道是一回生二回熟。她幼时便许了人家。对方是爹故交之子。彼时两家来往甚密,那位叔叔多次当面赞她精明安静,长大必是如意儿媳。却在娘身故之际骤然退婚。而这份婚约乃是镇上员外的长子,爹爹救了这家老太太的一命,自此许下两姓之好,等爹爹去世,这家人也起了别样的心思。

  退了婚,望舒只觉卸掉了千金重担,分外舒坦,看天天便是格外的蓝,吹风风便是异常的柔。

  容月在她身边还有些不解,“我听我娘说,人族的姑娘被人退婚总会伤心。”

  “爹觉得那家的公子是个读书人,会对我好。你们狐族听没听说过,仗义每多屠狗辈,最是无情读书人?”

  容月忽然道:“我喜欢你。”

  望舒哑然,人生第一次被表白竟然是来自一只认识不足一月的狐妖。

  “狐族只有成年才能下山。”容月白皙玉爪试探着挂到她袖上,见她没闪躲,不禁喜上眉梢,“原本我一直想不通兄弟姐妹下山之后,为何都不肯再回来……”

  “如今你知道了?”

  容月小脸通红,但眼神无比坚定,“我已修炼了五百年,能护你不受欺负,也不会让你难过。”

  望舒没明确答复,却收拾出了厢房给容月正式居住,还给了狐妖一个身份:她的学徒。结果长得俊、性格好的狐族少年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赢得了全家上下的好感。

  听望舒说家里来客,容月皱着眉头将神识放出,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探查了几番,疑惑道,“我怎么没发现?”

  望舒奇道:“明明早晨还在的。”拉了容月,两人去往卧房——那只白狐依旧在床底下安睡。

  容月的脸色登时不大好看,“他……他修为高出我太多了,不然……”不然我也不会察觉不出来。

  望舒无知者无畏,弯下腰抓住白狐的大尾巴,没费什么力气就把他从床下拖了出来。

  容月想要阻止,却根本来不及,“这家伙……很危险,你……不过,诶?”他忽然嗅出了点淡淡血腥味儿,“他受伤了……”

  白狐的眼睛猛地张开,那对金光熠熠的眸子此刻却深如寒潭,口作人言,“小家伙,你真多嘴。”这嗓音既不清亮也不低沉,却有股形容不出来的韵味。

  话音刚落,容月身上银光骤现,刹那间少年就被打回了原型。

  望舒却是头一回瞧见狐身的容月——他有一对儿深蓝色眼睛,以及身后蜷作一团的四条尾巴,是的,四条尾巴。容月的额头没有什么印记,他的体型也比那只“很危险”的白狐小了两圈不止,皮毛也不如对方亮泽。

  两只狐狸争锋,望舒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很强烈的直觉:眼前这只大狐狸对她没有一丁点儿的恶念,对容月也没想要拿他如何。

  大狐狸起身,从望舒手中慢悠悠的抽回尾巴,“我只是给这个小家伙一点教训——不尊重长辈的教训。”说着,尾巴轻轻扫过望舒脸颊,眯着眼睛道,“喜欢我的尾巴?等我歇够了,你想玩多久都可以。”说完,趴到火盆边,又阖眼睡过去了……望舒探探容月的脉象,发觉小狐狸也只是睡着了而已,她叹了口气,父亲去世之后她的确寂寞了好几年,可两只狐妖一前一后的出现,可以预见平静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甚至,会不会热闹过了头呢。

  望舒抱着容月回了书房,小狐狸躺在她腿上时不时轻鼾——不得不说,他真是个美妙的暖炉。

  整理笔记告一段落,夕阳西沉,容月毫无苏醒迹象,独自吃过晚饭,望舒想了想,准备了个碟子,里面盛了熏肉、腊肠、火腿还有点腌菜,放在大狐狸身边,自己洗漱过后,也早早睡了。

  清早醒来,望舒一睁眼就望见一双水汪汪的暗蓝色的眼睛。容月蹲在她枕边,带着不甘与无奈,沮丧的宣布道,“我这阵子变不回人形了……”

  望舒揉揉容月的脑袋,真心道,“你这样也好看。”

  容月四条尾巴竖直上翘,摆成了整齐的扇形,“你这么说我真高兴。”顿了顿,他又道,“这老家伙太过分了,我回到族里就去告状。”

  望舒乐了,这在她眼里就是典型的打不过找家长。听过小狐狸的解释,望舒才知道狐族中最顶尖的两个分支,一为九尾灵狐,修为越高,尾巴数量就越多,容月就属于这一支;而另一支便是天狐,也就是那只老狐狸的家族。总体而言,狐族是比较团结的,但在争夺恋人以及伴侣时却常常斗得不可开交。悲剧的是,处于下风的总是九尾灵狐。

52书库推荐浏览: fahrenheit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开户  9号彩票  幸运农场历史开奖  幸运农场代理  皇冠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