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代理

锦桐_闲听落花【完结+番外】

   《锦桐》作者:闲听落花【完结+番外】

  李桐重生了,也清醒了,原来,他从来没爱过她惜过她……

  姜焕璋逆天而回,这一回,他要更上一层楼,他要做那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宁远千里而来:小爷我专业毁人不倦……

  ……

  一个银子其实一点也不铜臭的故事。

  小说类别:古典架空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

  ☆、目前出现的人物

  姜家不说了,很清楚,姜焕璋,一爹一娘两个妹妹,一个媳妇四只小妾

  李家,更简单,目前就李桐跟她娘张太太;

  皇家:

  周太后:由皇后而太后,已经死了,统共生过俩娃,一个是皇上,一个是福安长公主,福安长公主比皇上小18岁

  季皇后:第一任皇后,皇上发妻,出身书香大族,老季丞相的嫡长女,十三年前死了,没有孩子;

  宁皇后:第二任皇后,宁北侯宁侯爷嫡长女,宁梅,**年前嫁进宫,生五皇子7岁,娘俩隐形在城外离宫;

  周贵妃:皇上几十年如一日的心头肉,青梅兼竹马,是周太后的亲侄女儿,生皇长子秦王和皇四子燕王;

  皇三子晋王:皇上酒后乱性偶然产物,默默无闻长大,已经成亲开府,王妃秦氏,生母杨嫔,有个舅舅就是那位杨舅爷;

  还有位皇二子,没成人就死了,皇二子生母苏贤妃,生皇二子次月,被周贵妃找岔罚跪中暑死,苏贤妃是安远侯苏侯爷一母同胞的妹妹;

  官员及世家:

  定北侯家

  世代镇守北方,宁皇后娘家,现任宁侯爷四个孩子,全部嫡出,长女宁梅,下面是长子,次子,以及三子宁远;

  首相墨相家:

  孙子墨七少爷,

  随国公周家:

  周太后和周贵妃的娘家。

  目前就这些,后面出现了,再来整理!

  ☆、第一章 重生

  李桐面朝里躺在床上,看着大红帐子上的百子图发呆。

  她明明已经死了,怎么睁开眼,竟然回到了她嫁进姜府的第二个月?李桐额角的伤口突突跳着痛的厉害,好象血又渗出来了。

  她嫁进姜府的第二个月……

  事情隔了三十几年,她以为她已经忘记了,现在才知道,那一天的情形始终浓墨重彩、清晰无比的盘据在她脑海里,一刻也未曾模糊淡忘过。

  她是商家女,能嫁进以清贵闻名的绥宁伯府,嫁给那个以风姿出众闻名京城的绥宁伯世子,是因为清贵的绥宁伯府,这会儿已经穷的满府上下除了当票,还是当票了,就连这处祖宅也已经抵押了出去,若不是她阿娘及时拿出银子,这座宅子半年前就是别人家的,那大门上绥宁伯府的匾额和那些写着大大的姜字的灯笼,早就换了别人家的匾额和姓氏了。

  她们李家只有她和阿娘,她阿娘号称湖州女财神,极其会做生意,就连她,虽然不如她阿娘,可打理庶务、做起生意来,男儿中能及得上她的又有几个?

  她是带着李家一半家产嫁进来的,阿娘死后,她又接手收进了另一半家产,号称两浙首富的李家全部家产,经由她,全数归入姜家。

  李桐目光空空的想着今天之后的三十几年里,姜家的奢华富贵和她的辛苦忙碌,每一天,她的人都忙得象只急速旋转、无法停止的陀螺,她的心都在油煎火烤中!

  李桐心里酸涩的无法忍受,眼眶里却干干的没有半滴眼泪。

  她没能生出一男半女,他却有五个儿子九个女儿,长子赈济灾民修缮河道立了大功,用这功劳替他生母顾姨娘请封,那套和她一模一样的命妇服饰赐进府那天,她崩溃病倒了。

  李桐仿佛又看到了顾姨娘,五子九女中,她生了两子一女,她飘然若仙,气质清华,她读过很多书,浑身书香,她文采出众,她的字如人一般飘逸出尘,他说她让人见之忘俗……

  而她身上,除了铜臭,还是铜臭……

  “大奶奶。”大丫头水莲轻轻叫了一声,李桐慢慢扭过头,水莲忙上前扶起她,往她身后加了个垫子。

  李桐定定的看着水莲,水莲是她自小的丫头,为人精明,稳重仔细,打的一手好算盘,是她刚嫁进来姜家那两年里最得力的膀臂,两年后的冬天,她去后园替她折梅花插瓶时,失足滑入湖中淹死了。

  她不相信水莲是自己失足掉进湖里的,可那时候她当家正当的手忙脚乱,水莲的死,让她失去了最得力的助手,也让她更加狼狈不堪,当时她没能查出什么,之后,等她站稳脚根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查不出来了。

  “大奶奶,太太打发孙嬷嬷过来看您了。”水莲看着李桐头上隐隐有血丝渗出的细白纱和肿涨的半边脸,担忧的低声禀报道。

  李桐有些愣忡……是了,从前,她怕阿娘担心,没见孙嬷嬷,把受伤这事瞒下了。

  “让她进来吧。”

  “大奶奶,太太……”水莲话没说完,意思却表达明白了,太太要是知道,不知道怎么心痛难过呢,姑娘在娘家十几年,连层油皮也没破过。

  “叫进来吧。”李桐撑着双手往上挪了挪,示意水莲再加个垫子。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重新活回来,或者,从前的件件种种是刚刚做的一场黄梁梦?

  “姑娘这是怎么了?”孙嬷嬷一眼看到李桐烂猪头一般的脸,惊的脚底一软,差点瘫倒在地上。

  没等孙嬷嬷走到李桐跟前,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绥宁伯夫人陈氏心腹婆子吴嬷嬷一头冲进来,几步抢到孙嬷嬷前面,连说带笑,“我们夫人听说亲家母打发人来,赶紧让我过来瞧瞧,孙姐姐不知道,我们府上规矩大,亲家遣了人来,不给我们夫人请安就先来见大奶奶,不大妥当呢,孙姐姐先跟我过去,给我们夫人请个安再过来,耽误不了多少功夫!

  大奶奶伤了额头,可不好多操心,要是伤了神可不得了,且安心静养,就算孙姐姐不来,夫人也要打发人跟亲家太太说说这事呢。”

  吴嬷嬷一边推着孙嬷嬷往外走,一边语若连珠的敲打李桐。

  “孙嬷嬷一会儿不用过来了,你回去跟太太说,我要见她,有事跟她说。”李桐没理吴嬷嬷,声音细弱却清楚的交待孙嬷嬷。

  孙嬷嬷被吴嬷嬷推的脚不连地,扬声答应着出去了。

  “她们这是干什么?”水莲气的胸口起伏,脸涨的通红。

  “这姜家一窝子从上到下,正事一点不会,心眼全用在勾心斗角阴人使绊子上了,别理她。”

  李桐想着从前在这府里吃过的无数说不得道不出的闷亏,一阵郁气涌到一半却又散了,吃亏不能怪别人,得怪自己傻!

  现在,她大约还是玩不来那些下三滥的小手段,可这些小手段,她经过见过的太多了,如今她们再想用这些小手段阴她绊她,那就是做梦了。

  “你们大奶奶好些没有?”外面传进来的这一声问询清泠泠象初冬刚凝起的雪水。

  李桐一下子握起拳头,浑身僵硬,这是她的夫君,绥宁伯世子姜焕璋,那个最初以风姿出众闻名京城,后来以文韬武略、治世能臣闻名天下,生生将这绥宁伯府改换成绥宁王府的男人。

  李桐直视着手里捏着把折扇,沉着脸进来的姜焕璋,她几乎忘记了三十年前的他是什么模样了。

  原来这么让人目眩,不愧是号称貌过潘安、才胜子建的美男子,当年自己就是一眼被他迷惑,心甘情愿的替他、替姜家做了几十年牛马,到头来,却落了个心先死而后身死的凄惨下场……

  离床四五步,姜焕璋停步,迎着李桐愤怒的直视,不由蹙起了眉头,她这目光……她当年竟然如此不驯过?

  盯着李桐肿涨的半边脸看了片刻,姜焕璋脸上隐隐有几分不忍,片刻,移开目光,再开口,声音就如同从寒冬进了初春,温软许多。

  “你跌成这样,把大家吓坏了,阿娘吓病了,阿婉难过的恨不能替你受下这苦,以后一定要小心些。”

  李桐满眼讥笑,轻轻‘呵’了一声,“阿婉难过?替我受下这苦?她没告诉你,是她把我推倒的?她难过的是用力太轻,没能把我当场摔死吧?”

  姜焕璋神情一滞,眼睛里透出浓浓的寒意,凌利的目光看的李桐心惊,这个时候,他的眼神就这么凌利可怕了么?

  “你跌了这一跤,糊涂了!你是大嫂,这是你该说的话?阿婉和阿宁对你只有爱敬,好好歇着,不许再胡思乱想!”

  姜焕璋转身就走,临到门口,又转身道:“你刚刚归家,我就多说一句,你记着,你是姜家妇。阿婉和阿宁不好,就是姜家不好,姜家不好,就是你不好。”

  姜焕璋扬长而去,李桐遍体寒意。

  ☆、第二章 阿娘

  “姑娘,明明……”水莲气的脸都青了,当时,她就站在姑娘后面,看的清清楚楚,二姑娘故意踩姑娘的裙子,大姑娘从背后猛推姑娘时那一脸狠厉劲儿让人不寒而栗!

  “我知道,别说了。”李桐心乱如麻,打断了水莲的话,“我累了,要睡一会儿,不管谁来都别打扰我。”

  水莲忙从李桐身后抽去靠垫,小心的侍候她躺好,放下帐子,悄无声息的出去了。

  李桐睁眼看着大红罗帐,原来他姜焕璋自始至终都是这样无情无义的东西,当年是她眼瞎!

  以后,她该怎么办?

  她宁可现在一头碰死,也不愿意象从前……或者梦中那样在姜家操持家务、庶务,活的象一头牛马,到末了……

  李桐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满府的喜庆喧哗中,气宇轩昂的礼部堂官越过她,将那套亮闪刺目的超品诰命服饰递到顾姨娘手里,她看着顾姨娘被儿孙围在中间,看着姜焕璋抖诰命妇人的翟衣,含情脉脉披在她身上……

  他说:顾氏为姜家开枝散叶,教养出那样出色的儿子,顾氏的功劳最大……

  她为什么要活回来?既然让她活回来了,为什么不能早哪怕一个月?

  要是那样,她说什么也不会再嫁进姜家。

  现在怎么办?

  和离?京城的高门旺族有和离的先例吗?她从来没听说过。

  如果和离,姜家立刻就会再次受到整个京城的瞩目,惹起无数闲言碎语。

52书库推荐浏览: 闲听落花小说作品| 宅斗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

友情链接:9号彩票平台  9号彩票官网  北京赛车pk拾彩赔率多少  9号彩票官网  新世佳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