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代理

重生之妖孽作家[GL]_白客【完结】

  ☆、第1章 上官婉情

  阳光明媚,湛蓝色的天空中镶嵌着朵朵白软的棉絮,让人的心底化开一片久别的柔情。

  “诶,醒醒,放学了同学,还没有睡够?”

  中年男子拿着手中卷成棍形的卷子拍打了一下趴在桌面上长发女生,见她依旧没有动静,便又拍了两下,嘴上还用抑扬顿挫的怪异语调调侃着,引得安静的教室中传开一阵稀稀拉拉的窃笑声。

  “呜……”

  伏在桌面的脑袋微微耸动了一下,然后这才昏昏沉沉的抬起脑袋看向声源,却被直射眸子的晨光迷了眼睛,使得微微阖上露出一丝缝隙。

  也许是没缓过神,她虚晃了一下脑袋,闭着眼睛有些无力软绵的说道:“i'msorry.(对不起老板,我不应该在上班时间睡觉。)”

  中年男子一愣,不知道是因为女生的英语的口语还是这无厘头的答话,但是错愕在他的脸上呆了片刻便也褪去,也自动将她脑补成因为打工而太过疲劳的女孩,这让他脸上的表情不禁柔和了许多。

  “我不是你的老板,这也不是工作时间,现在是考试时间,不是睡觉的时候。”中年男子低沉着嗓子说了一句,但觉得不够份量对其他学生没有威慑力,又补充了一句说道:“要睡回去睡,学校不是给你们睡觉的地方。”

  介时女生的双眼在看清男子的样貌和听到这不着四六的话时闪过了一丝惊讶,但一闪而过后便微张着嘴讷讷的点了点头。

  中年男子走后,女生的双眼依旧看着窗外的方向没有回过神,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环境就像炸了锅一样,每个人都在趁乱与对桌私语着,最后是以监考老师的敲桌而终止。

  “考试时间不允许交头接耳,该睡觉睡觉,该考试考试,该传纸条传纸条,不要影响别人。”监考老师说完便换了个姿势低着头继续玩起了手机,然后就真的没有理会了。

  不过女孩的目光却是被吸引了回来,木讷的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将视线最后集中在了桌面上平整到没人性的考卷上。

  当目光看到答题卡左上角那一栏的资料时,原本还希翼着,最后便化作一股冷气深深的吸了一口。

  学校:誓言中学

  班级:高一二班

  姓名:上官婉情

  “封幸瑶,你要冷静,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冷静。”

  这个清冷的嗓子对于她来说也是陌生的,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打算舒缓有些疼痛的脑袋,但这双白皙光滑的手对于她来说是陌生的,这手指长的匀称且布满美感,但是自己的手指比这双手要更加纤长些。

  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简直太眼熟了,这是华夏国最标准的运动工人装校服,橙红色作为装饰白色为主色调,形象不深刻都难。

  女生平稳的呼吸着,大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揉按着鼻梁,虚阖着眼在回忆着什么。

  她记得刚才自己从监狱里探视完委托人上官婉情出来,才刚刚踏出大门便被一辆疾弛而来的大货车撞的眼前一黑,可是这监狱是建在一个死胡同里面,一般车是不会送货到这里面来的,这大货车为什么会往这个方向来?而且速度还那么快?

  这分明是一场蓄意的谋杀,看来想要谋害委托人的人并没有打算给这个叫上官婉情的委托人翻身的机会。

  可是她封幸瑶只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才刚刚有点名气的私家侦探而已,花点钱买通打点的事,为什么要这样要死要活的呢?

  这回不仅没死成,看这个情况好像还回到了高中这段充斥着黑色历史的时期,而且不巧的是竟然还重生在了自己的委托人上官婉情的身上,恰恰这个上官婉情和自己是属于同一个学校的,按上官婉情朋友给的资料来看这个女人下半生几乎可以用一整套杯具来形容,混的简直不能更惨。

  望天,她和这个世界是有什么仇什么怨?

  前世前半生萧条了青春,后半生好不容易有点作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这辈子前半生是个风光无限的二世祖,后半生连惨淡这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

  “呼……”缓缓的舒一口气,想要赶走脑海中所有的焦躁不安与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的怯懦,“瞬息自然吧,那……上官婉情就上官婉情吧。”

  因为封幸瑶自己当初也是因为想要躲避一些人一些事而辍学和自家的老外师傅去当了侦探,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在理科实在混不下去了,从一堆字母中算出数字这种心酸她这辈子都不想在体验了,可是现在……

  低头看了看考卷,怎么看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心酸,可是就在她神游物外的时候,一系列的提示音将她整的蒙圈了,好看的眉头因此微微耸起。

  “叮,宿主恢复自主意识,系统支持自动绑定。”

  “叮,绑定失败……”

  “叮,绑定失败……”

  “叮,绑定失败……”

  “由于宿主过于排斥并拒绝安装,致使三次绑定失败,系统将采取暴力强制绑定,三秒后实行。”

  上官婉情轻蹙秀眉,这个声音像是来自脑海中的机械合成音,听得人很不自在,而那强迫的话语让人听了更加的厌恶。

  “滋……”一阵电流瞬间从心脏的位置向四肢扩散蔓延,同时麻痹了她的大脑,下一秒她的脑袋咚的一下砸在了课桌上,随着发出了一声闷闷的响声,却鲜有人注意,左不过留意似的撇了一眼便继续奋笔直书。

  “绑定成功,wife以自动连接,系统将进行升级并整理原有资料,至少需要三至四小时,请宿主耐心等待。”

  这是上官婉情被电晕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而她第二次醒来已经是在一个小时后了,是被已经开始收考卷的监考老师摇醒的,而那个所谓的系统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而她依旧还在这个不知道是不是梦境的地方以另一个陌生人的身份存活着,却漫无目的。

  推开凳子站起身,拿起凳脚旁的书包背起,被蜂拥而出的考生推搡的往外走,耳畔充斥着笑声讨论嘻笑怒骂,热闹的就像是身处于一个菜市场,而这一个时刻她才真正的感觉到了不真实,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当走出考室,被挤到了人群密集程度比较小的地方这才停下了脚步,而身边却时常有人与她碰肩而过的时候,她才会觉得自己存在于这个社会与所有人还有交集。

  而此时此刻的她正面临这很多个棘手的问题。

  现在她除了有之前寻访得来的上官婉情平身的重大事件和基本资料外,她没有承接所谓的所有记忆,所以对于其他根本就是一无所知。

  所以她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就是她现在该去那?

  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其他的问题便也接踵而至,上官婉情这个时间段最要好的朋友是谁?她这个年龄段对待别人的性格特征是什么样的?应该怎么在她的亲人面前周旋而不被看出破绽等琐碎却至关重要的问题。

  “嘿!情情。”

  就在上官婉情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时候,听到这个名字时还没有反应,但是当垂着的右肩被拍打了一下,她条件反射的转过去却没有发现什么人,但是转回身子,余光瞥见左肩出现了一个人,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叫上官婉情而不是封幸瑶。

  “嘿。”上官婉情不敢怠慢,却苦于不知道这个女孩的名字,便模凌两可的应了一声。

  可是认真打量起女孩却觉得眼熟,这个出挑的女孩身高约莫着一米六八左右,头发烫成了大波浪状散在两侧,精致的眉毛下是一双勾人的狐狸眼,笑起来的时候更有一股媚到骨子里的风韵,薄唇含笑抿着,上身是朴素的校服,下身是紧身牛仔裤勾勒出修长的双腿,可这平凡的搭配却在她身上裹出性感的风情,这是一个天生的模特儿。

  “嘤嘤嘤……”见上官婉情中招,女孩恶趣味发出了一串银铃般魔性的笑声,亲密的搂住她的胳膊,“亲爱的,你在等我吗?”

  女孩冲着上官婉情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而这双抛媚眼的眼睛让她脑海猛然闪过一个人,这就是那个帮上官婉情找到自己帮忙调查案子来龙去脉的女孩,也是上官婉情落魄时为数不多且真正真心相待的好朋友――左潇潇。

  上官婉情被抱着的胳膊有些不自在,但是还是忍着没有发作,她必须要适应上官婉情的生活,这样才能做到融入进去,让自己显得不像一个局外人。

  “嗯。”她学着之前在监狱里上官婉情的神态,虽然不知道上官婉情她原来在这个年岁是不是也是如此,但是总比什么比照都没有的好。

  左潇潇撅着嘴笑眯眯的点了点,非常满意她的这个答案,而对于这略微冷淡的语气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也让她琢磨到了上官婉情的一些性情,心中暗暗的点了点头。

  少说话,高冷派。

  左潇潇挽着上官婉情的手臂,拉着上官婉情慢悠悠的走着,而她也只好亦步亦趋的跟随在其身后,抿着唇,她能做的貌似只有随机应变了。

  “潇潇……”她试探性的喊了一句,不仅看似随意而且眼睛还看着别处,像是在环顾四周,如果不是左潇潇她就可以说是在和别人打招呼。

  “嗯?”左潇潇侧头看向上官婉情,眼中闪过一丝怪异,不过一会儿便也释然的叹息了一声,语重心长的正色道:“情情,我知道你不喜欢你那个后妈,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今晚你可以住在我哪里,但是这也不是一个长久的方法不是?你就低下头道个歉的事,你这样反而会让她们占了便宜。”

  上官婉情平日都是叫她saosao,今天竟然突然叫起她的本名,而且一直看着别的地方,那么装深邃,怎么能不让人多想?而且这些日子唯一会让上官情绪这么反常低落的恐怕只有这件事了吧。

  她哪里知道是上官婉情演过了,毕竟她只是心思缜密,并不是一个专业的演员。

  “我不会低头的。”既然原主都已经决定去左潇潇哪里,那必定是铁了心了,所以她也就顺从这样的发展,最后还敬业的补了一句:“我也绝对不会接受她。”

  左潇潇料到似的点了点头,撅着嘴无奈的说道:“你高兴就好。”

  左潇潇自然知道上官婉情的脾性尿性,如果是其他人她才不会选择拿热脸去贴这冷屁股,可眼前的这个毕竟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挚友,她总不能看她一条道走到黑吧,所以虽然知道没用但还是忍不住出声提点,虽然已经料到了最后被冷落的结果。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投注技巧  鸿利彩票  幸运农场  葡京彩票  豪门会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