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代理

[综]这个财阀接地气_银发死鱼眼【完结+番外】

   《[综]这个财阀接地气》作者:银发死鱼眼

  文案

  阿庆,农民一枚。

  对于重生成为霓虹财阀家的大小姐这回事——不怕人笑话,至今她都每天照三餐烧香感激祖宗在天之灵。

  今生她家资巨富,底蕴浑厚,更兼容姿端丽,玉立婷婷。真可谓大写加粗的人生赢家。

  可要是不姓‘西门’那就更完美了。

  这不是金瓶梅同人,这不是金瓶梅同人,这不是金瓶梅同人,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门庆 ┃ 配角: ┃ 其它:

  金牌编辑评价:

  平凡人阿庆重生成日本财阀大小姐,虽然背上西门的姓氏显得名字格外猎奇,但该有的白富美配置确实一样不缺。可她没别的爱好,就是独爱种地,青椒茄子黄瓜番茄全都是她人生的挚爱,交往了个酷爱玫瑰的华丽少爷——那啥,打个商量,玫瑰旁边让我重点菜呗!全文诙谐幽默,情节高潮迭起,视角的切入点新颖,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平平无奇的日常在作者笔下却充满惊喜,情节爆笑,是一篇让人欲罢不能的好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

  第1章

  今天不是周末,可F4却早早的回了家。原因是中午用餐的时候某个倒霉鬼吃橙子溅了一滴进道明寺眼睛里。

  先不说本来在二楼拥有独立餐厅的他跑到楼下去是不是有病,人多手杂的有个磕磕碰碰一般也难免是不是?

  可那些因素在大少爷眼里都构不成让自己不快的理由,总之别人就是有错。

  道明寺在餐厅发了一通火,把吃东西不小心的四眼胖子吓成了缩脖子鹌鹑,然后一句话没撂带着F3离开了学校。

  可离了学校一时之间不知道去哪里好。今天太后回来了,道明寺不想回去找骂,心情烦躁下连去找乐子的念头都没了,最后几人干脆去西门家打麻将。

  几圈下来是越玩儿越没意思,到了最后众人都兴致缺缺。道明寺把牌一推“回家了!”

  还不如回去挨骂呢!

  西门只好无聊的站起来送他们几个出门,刚到大厅,就看见本应该在乡下祖宅的妹妹挎了一包轻巧的行李摇摇摆摆的从大门进来了。

  西门震惊之余忙抛下三个猪朋狗友来到妹妹面前“庆?你怎么回来了?不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这件事?”

  他不认为阿庆是突发奇想自己跑来东京的,毕竟每年的这个时节她可忙碌得很,哪有耐心搭理远在东京亟待关怀的哥哥?

  想到前段时间母亲提过阿庆也到年纪了,不能再放任她在乡下疯玩,必须得回归社交圈。西门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

  可对于接妹妹回来这么大的事居然不告诉自己,西门此刻对于母亲是颇有怨气的。

  他也不想想自己最近成天不着家,西门夫人为了对付天生反骨的女儿已经心力交瘁,哪里还懒得理会他?

  西门庆见他哥一副恼火的模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忙拍着她哥的后背安抚道“你也别怪她,咱妈也挺可怜的,摊上你这么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儿子,换了谁都得暴躁,只是可怜了我。”

  “我的错?妈妈因为你这几年吃了多少降压药了?”西门差点没被她噎死,刚才的一点愤懑也消散无踪了,觉得她受到忽视很可怜的自己真是个笨蛋。

  他把西门庆手里的小包接过来“就你自己?司机呢?”

  “被堵在半路上了,我嫌在路上磨蹭,就扔下他自己乘新干线回来了。”

  “那干嘛不避过这个时间?”西门无奈道“车站离家里也不进,你还得打车回来。”

  “没,我走回来的,五六公里而已,干嘛花那个冤枉钱?东京的出租车贵的要死。”

  五——六公里而已!另外三个人对这逻辑有些理解不能,那照这么说英德也就离他们各自的家三五公里左右而已,成天被接来送去的他们算什么?

  不对,西门家的大小姐盘算打车划不划算的问题本来就不合理吧?

  西门倒是相对淡定,毕竟从小接触她‘异于常人’的价值观,哪怕不能理解,但总能做到见怪不怪。

  总之这丫头的理论就是家里怎么样她管不着,总之自己的是能省则省。从小也没有短她吃穿,不知道哪里学的小气作态。

  母亲一向是看她不惯的,可母女俩斗了这么多年,谁也没奈何谁。

  西门只好绕开这个话题“怎么?这次难道是妈妈大获全胜了?不然你怎么肯这个时节回来?”

  “别提了!”西门庆挥挥手晦气到“这次她来真的,推土机都已经就位了,说不回来就把我种的玉米全都推平。”

  “那是人干的事吗?这都可以掰玉米棒子了,下面还种着黄豆和茄子呢。”她想想自己那些宝贝命悬一线的样子,就一副快被挖了肉一样的表情——

  “所以我先回来稳住她,让老宅的人先把玉米抢收了,等过阵子收了豆子和蔬菜,谁还理她?”

  西门抽了抽嘴角“所以这就是你磨蹭到现在的原因?没人替你收拾行李,是因为你把人都使唤去种地了?”

  “不是我说你也别这样糟蹋人,家里哪怕资历最浅的管家也是名校毕业层层筛选的。每一个人的薪水拿出一小部分就够买你一年到头折腾的那些三瓜两枣,特意聘用人家干农民的活儿,这不是折腾人嘛?”

  “切!也就你这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大言不惭的小破孩儿搁这儿矫情,他们可开心了,尤其是藤田大叔,说我帮他找到了人生真正的意义,这会儿比我还宝贝那些东西。”

  藤田是老宅的执事长,以前是专门服侍他们爷爷的,在这个家资历很高,后来爷爷去世自请回老家打理祖宅,就连现任的家主他们父亲见了人也得客客气气。

  西门知道他们早已经沆瀣一气了,不然这么多年母亲也不至于拿她无可奈何,至今只能用到这么失态的手段。

  “行!我矫情,下次再跟你论这个话题我就不是人。”他索性不跟阿庆纠缠,眼光瞟过F3,才想起自己把人晾在这而半天了。

  连忙拉过妹妹互相介绍到“这是阿庆,你们好多年没见到了吧?”

  又对西门庆到依次到“阿司,类,还有明,你还记得他们吗?”

  “记得,怎么不记得!”西门庆有个好处就是自来熟,更何况这几人小时候是真在一起玩儿得不错的。

  “这是铃嘛!”她指着美作到,美作开玩笑般冲她做了个绅士礼,然后就听到这家伙接了一句“小时候还追过我来着,见天的送我他自己做的小手绢,布娃娃。”

  “别说手艺还真不错,现在该学刺绣了吧?”

  美作的笑脸顿时就僵了,迎着F3审视的眼神下意识的想后退。他这爱好其他几个是知道的,不过随着慢慢长大,约会的女孩子嫌弃,他们也嫌弃,美作现在只能偷偷摸摸在家做手工了。

  听西门庆一把将自己的陈年老底掀出来,三两步跑过来做求饶状“别,忘掉这一出吧!年轻的时候不懂事。”

  他一贯喜欢年长思维成熟的大姐姐,这两年更是有夫之妇也不放过。但小时候眼神不好,只觉得阿庆跟那些见了蜜蜂就哭,哭起来挂鼻涕的小女孩是那么不一样。

  西门庆视线又落到花泽类类身上“类!好久不见。”

  花泽类友好的冲她笑笑,两人也就仅此为止。从小西门庆就觉得这小孩儿不好相处,那时候还有忧郁症的苗头,玻璃一样敏感易碎。

  她自知自己粗枝大叶,所以唯独在花泽类面前小心翼翼的,玩笑也不敢随便开。可这种体贴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差别对待?所以两人那时候也关系平平。

  还不如成天挑事和她掐的道明寺!

  “哟!小卷毛,你都长这么高了?”西门庆对着当初那个执拗的熊孩子调侃道“你看起来不错,被我打破的头——”

  随即视线扫到道明寺脑袋上的头带,悚然一惊“还破着?”

  道明寺连忙把头带扯下来摔在地上“闭嘴,丑女!”

  这时候道明寺的身高已经在一米八以上了,还留着冲天的卷发,发起火来是挺有压迫感的样子。

  可西门庆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比自己矮半个头,成天干些人嫌狗憎的事,你不跟他计较他总搞得出让你忍无可忍的事,最终一贯以被揍一顿可怜巴巴收场的样子,哪里会被这架势震慑?

  她记得自己去乡下前跟他打的那一架特别凶,原因是什么已经忘了,总之是这家伙干了然人打小孩也在所不惜的事,结果把他的头打破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

友情链接:幸运农场  鸿利彩票  北京赛车pk拾开奖号码查询  北京赛车pk拾评测  幸运农场出号规律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